◎作者:辛夷塢◎百花洲文藝出版社◎2014年6月出版
  “本書是青春文學新領軍人物辛夷塢繼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後全新感人暖愛力作。面對世俗的審判,大齡單女封瀾最終選擇走向遠方,做一朵曠野上的荊棘花,獨自面對時光的考驗。上帝給每個虔敬他的人以“應許之地”,而每個對愛虔誠的女人,又是否可以等來屬於她的“應許之日”?”
  封瀾心滿意足地笑了。沒有啃不下的骨頭,只有不夠硬的牙齒。不就是一個小服務生,她還以為他多有能耐
  “對不起,老闆娘,我以前沒做過這種工作,很多東西還在學。”
  這個態度還稍微讓封瀾感到滿意一些。
  “你來這裡以前做的都是什麼工作?有錢人家大少爺?”封瀾疑惑地問。她自己是不相信的,丁小野雖然看起來不算很土,但他的手粗糙長繭,不是長年累月勞作的人是不會有這樣一雙手的。
  丁小野回答說:“放馬,種貝母。”
  封瀾一時想不起貝母是什麼,這不重要。她對丁小野強調:“不管你以前是什麼人,現在你在我這裡,就要遵守我這裡的規則!”
  “昨晚上的事我不會對任何人說起。”丁小野說。
  封瀾沒來由的耳根一熱,他的語氣倒像是他們昨夜有過什麼苟且。“本來就沒什麼事!”
  “是沒什麼可說的。”他又笑了,笑得意味深長。
  封瀾懷疑他暗指她的屁股沒什麼看頭,但又不能僅憑一個笑容向他追究。怎麼可能,翹臀一向是她比較自信的地方。
  “丁小野,你很需要現在這份工作嗎?”她正色問道。
  丁小野毫不遲疑地點頭,“昨天晚上我最後一點錢也借給你了。”
  他強調了那個“借”字,封瀾受不了地從錢包里掏出一百塊錢拍到他身上,“看你那小氣樣,雙倍還你。”
  她嫌棄地看著丁小野二話不說把錢收進了口袋里。
  “既然你需要工作,也需要錢,就好好幹活,我叫你乾什麼你就乾什麼。”
  丁小野沒有反駁,封瀾順利地往下說:“待會兒你跟我去一個地方。”
  “乾什麼?”
  “參加一個婚禮。”
  “不去。”
  丁小野的拒絕一點也不拖泥帶水。封瀾雖說早有心理準備,但還是有些生氣。她拿錢包指著他的鼻尖,“你當我剛纔說的都是廢話是吧?”
  又有顧客點了果汁,丁小野一邊切水果,一邊說:“我在你店里上班,就會做好屬於我的本分工作。其餘的事我不乾。”
  “我今天付你三倍工錢。”
  “為什麼要我去?”
  “因為你很帥,我很虛榮。我需要你跟我一起。我可以把你的試用期調整到一個月,轉正後每個月會比現在多三百塊。”封瀾直言不諱地與他談條件。
  丁小野看起來遠比封瀾想的有節操,“你覺得我會為了每個月多三百塊出賣自己?”
  封瀾面無表情地說:“好吧。只要你肯去,沒有試用期,今天你就是正式員工,劉康康在倉庫里的床位也屬於你。”
  丁小野放下了手裡的水果刀,果斷道:“成交。”
  封瀾心滿意足地笑了。沒有啃不下的骨頭,只有不夠硬的牙齒。不就是一個小服務生,她還以為他多有能耐。
  她朝丁小野走近一步,笑眯眯地抬頭看他,輕聲道:“待會兒我們要參加的是我前男友的婚禮,如果你讓我出醜,我會撕了你。”
  封瀾個子不矮,又穿著高跟鞋,頭頂正好在丁小野的鼻子下麵。今早她特意弄了頭髮,整個造型她自己很滿意。他們離得很近,丁小野聞言,不經意低頭,她的髮絲掃過他臉頰,丁小野退後一步。
  “你怕我?”封瀾故意問。
  丁小野說:“我怕COCO小姐。我鼻子不好。”
  “正好毒死你!”封瀾做出個要揍他的姿勢,又逼近一步,“站著不許動,不許屏住呼吸,使勁聞三分鐘。”
  丁小野失笑,晃了晃手上的半個水果,無奈地說:“你披著頭髮,就不怕髮絲掉果汁里被顧客投訴?”
  封瀾沒有和他再糾纏下去,“把圍裙脫下來,換掉制服,我們要出發了。我車上有套衣服。”
  “我不習慣穿別人的衣服。”
  “新的,我送你還不行?”
  “不用,否則你另找別人。”
  封瀾不知想起了什麼,竟妥協了。
  “不許穿得像個要飯的。”她做了個“撕人”的動作。
  丁小野與封瀾坐在周陶然的婚宴現場。他穿得很隨便,半舊的圓領T恤和牛仔褲。儘管封瀾很懷疑那條刷白的牛仔褲和劉康康同齡,但她沒有多說廢話。丁小野穿成怎麼樣都不會太醜。她剛認識周陶然的時候,他全身上下的衣服鞋子加起來也不到三百塊,現在他穿著她送的三千塊的襯衣和別的女人結婚了。她不想讓自己看起來更賤。
  (連載十三)
  本版連載圖書均經作者及出版社獨家授權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,違者必究。  (原標題:應許之日)
創作者介紹

Jason

ym94ymvz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